反传丨陷入传销五年 终被李旭反传销团队劝醒

李旭反传销团队
2021-11-22
来源:李旭反传销团队

此次受害者传销地:网络;陷入传销时间:2016年9月至今 五年多

李四是一名普通女工,工作努力,勤俭持家,邻里和睦,夫妻感情也不错,美中不足的是婆媳和姑嫂难相处,不管怎么努力,换来的却是婆婆的刁难和小姑子们的不屑。“你是一个失败的女人!”小姑子的一句负面评价,让家庭矛盾一触即发。付出这么多却得不到回报,让李四无比委屈和难过,多年也等不来小姑子一句道歉,她甚至一度患上了抑郁症。不甘平庸的李四暗下决心,一定要做个成功的女人!

做任何事情一定要量力而行,不能好高骛远,否则欲速而不达。拒绝平凡的李四一旦被灌下“成功”的迷魂汤,就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,在骗子铺就的“成功”之路上背道而驰,一路狂奔,这一去就是五年…

据李四家属反馈这些年参与的传销骗局:

1、桂林临桂“移民工程”、中国梦主平台、大狮集团、云数贸、云钱包、五行币、物联网、区块链、尚朋高科、抗氧化至尊(保健药);

2、因陷入传销,更加轻信于人,中途被很多电信卖陶瓷,纪念币,纪念画等公司人骗取购买几万元产品;

3、手机里七八十个乱七八糟的 app

李四家人透露:2016‐2020年,李四处于传销激情期,有任何人提出质疑就暴跳如雷,花钱如流水且不自知。到2020年,李四进医院治疗后,情绪平稳很多,意识到自已投入了很多钱,承诺不再投钱,但还是坚持每天在群里听课。李四家人甚至把警察带到家里来想让她意识到,但情绪很激动且不相信警察,无果。现在只要不提传销的事情,一切都跟正常人一样。

李四的兄弟、母亲等四人也都是被李四带的进入传销深信不疑。李四现在对于传销已经有所动摇,因为多年的承诺基本没有兑现过,目前估计就是觉得中途退出万一要是真的就前功尽弃了,但是有人再让李四报单投钱,他已经不投了,这点是目前最值得高兴的事。李四的兄弟、母亲等亲人还是深信不疑,仍然在投钱。

据李旭反传销团队多年反传经验总结,类似李四这样的受害者成千上万,很多人都是最初被骗入异地聚集式传销,被洗脑后投资加入,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,成了传销难民。

大家不要低估传销的威力,虽然有的人传销做不下去了,但并没有认识到传销的本质和危害,将自己的失败归因于自己的能力不够和家人的反对,还认为传销的模式没问题,这就为以后参与各种投资项目埋下了祸根。所以很多人刚出虎穴又入狼窝,在投资的迷途上一当接着一当上,当当不一样。

北派转南派,南派转北派,跟随传统传销转战互联网的大环境,从传商品、传“人头”发展到传虚拟概念,从商品领域发展到资本投资、金融理财等领域,从线下聚集式传销发展到线上的网络传销。

李四就是长期在这个圈子里养成了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”的侥幸心理,还有“以小博大”、“不劳而获”的投机心理和不服输不甘心、总想捞回来的赌博心态。所以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拉入各种骗局,导致越陷越深。

李四痴迷于各种投资项目,亲朋好友被她拉下水的一大堆。每天上课学习,统计保单,还手把手教身边的中老年人下载注册各种投资项目,始终认为自己肩负着“国家项目”的使命感而乐此不疲,吃不好睡不好,身体越来越差,李四的老公和女儿看在眼里急着心上,五年的煎熬让原本幸福的家庭欢乐不再,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济于事,家人感到特别无奈无助。

李四的女儿(张三)偶然听到《故事FM 电台》那期关于李旭反传销团队的节目,让张三看到了希望,于是和她的父亲一起好说歹说将李四带到李旭反传销团队总部。

在传销圈子里摸爬滚打五年多的李四,手机里下载的软件布满了整个手机屏幕,前后滑动了好几页也看不完,很多软件早已打不开。当初高回报的承诺也无一兑现,这让李四也曾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。

李四虽然承诺不再投资任何项目,但心中对部分传销项目的执念并没有放下,还幻想着某天会开网,国家给发钱,在无尽的等待和无望的焦虑中徘徊,整个身心也受到了极大的煎熬。

李四参与的很多项目要么被抓,要么崩盘跑路,可是这个群体看似自由,却长期被骗子们的微信群无形中筑起的高墙所禁锢,他们没有自己独立的思考,更不具备基本的判断力,完全就是一群提线木偶,都被蒙蔽得太深了。

心瘾难戒,心病难除,必须要对症下药才行。李旭反传销团队针对李四参与的所有项目经过两天的求证,揭秘传销套路,戳穿谎言和歪理邪说,蒙在李四头上的传销迷雾被一一揭开,李四也逐渐认识到自己被骗了,但是还有最后一道防线,李四就彻底醒悟了——道德经课程。

这个项目鼓吹是免费平台,忽悠说只要学有所成,以后国家会发钱,每天必须坚持听课学习,不能缺席,中途还要两次截屏检查。很多人怕失去这次发财的机会,每天时刻关注手机,怕错失“发钱良机”,不能正常工作,一些人靠花呗、借呗、信用卡维持生活,导致负债累累。

据李旭反传销团队了解,这个学习道德经的诈骗团伙就是“民族资产解冻”骗局特质卡冯宝成团队,一直以“国家快发钱了”、“快下雨了”的谎言欺骗一个个参与的中老年人,就是杀猪盘洗脑“养猪”,然后“杀猪”的套路,虽然表面不收钱,一个是通过报单收集参与者的信息,一个是慢慢诱导大家投资别的互联网项目。

在李旭反传销团队的循循善诱和亲情感化下,李四对“道德经”的认可也土崩瓦解,李四已经是“道德经”一个团队的小组长,而且带领50人的团队,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,年近60岁的李四每天都要在手机上做烦琐的统计报单工作,眼睛都快熬瞎了。

李四幡然醒悟,答应家人不再碰任何投资项目,并当场卸载了所有的传销App,退出了各种投资群,并将手机交给了女儿。五年的煎熬在这一刻彻底落幕,李四从此回归家庭,回归正常的生活,家找回来了。


分享
下一篇:这是最后一篇
上一篇:这是第一篇
写下你的评论吧